乙女心談 — 狙擊哲學

(警告:下文含有本站站主狂妄自大及中二病病發下書寫的內容,不爽不要看。)

經過這幾日的折騰,我覺得自己是時候要好好解釋本站的事和我對付惡人的背後理念了。雖然我在「站長簡介」一頁中有提過,但因為我在站外各地的遭遇(包括討論區、Facebook等),所以決定要詳細解釋這個網站的功用,還有我在站外做事的種種緣故。

先說一下,本站在去年十月底到今年一月頭都沒有更新,主要有兩個原因。

其一是乙女新婚,和丈夫籌備婚禮、渡蜜月,還有最麻煩的婚宴,吃掉我上班以外的空閒時間,沒空再分神管理網站,何況我也不太想去讓這些小人影響我人生中最甜蜜的時光,希望大家諒解。

其二是應對我,以至本站的新挑戰。五年前我在傳媒機構實習時,已經見識過宗教組織如何威嚇新聞媒體,包庇校園欺凌惡行。五年後,我同樣遭到一些不明組織攻擊、恐嚇。我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安全,被迫暫時搬離原居所,並且搜尋資料,加強在網上對自己的保護,這方面也同時拖延了網站更新,再次希望大家諒解。

未來的一段時間我會繼續在網上搜尋資料,收集情報,令本站更臻完善。但正正是我近來在網上的遭遇,令我感到我有必要談一談本站背後的理念。

論網絡公審,我絕對不是第一人,在本人還沒有小學畢業之時,想必已經有人辦網絡公審、起底、聲討。但這些招數,我認為有兩大問題:一是時效短,二是保障低。

論時效,現今的網絡群體效用比以往高不少。幾年前我見當時的高登只有起底,而今街招、寄信盡出。我承認這些方法確實為受害人出一分力,也可以令加害者有心理陰影。問題在於這些方法的時效非常短,街招貼上幾日就會被撕走、吹走,信件處理掉就無聲無影地消失,呼聲也會隨時間慢慢消散。再過一兩個月,這些小人的惡劣行徑就會被淡忘,他們又可以重出江湖偷呃拐騙,受害人又接二連三地出現。一時的聲討,有用嗎?

我並不想在此批評人「港豬」、「金魚記憶」,我們必須接受一個事實 —— 每個人總有自己的生活要過,有人要養妻活兒,有人要侍奉父母,有人要讀書考試,隔壁區有個校長濫權徇私,搞師生戀的事,能記住多久?能聲討多久?我猜大概一兩個月,之後就會忘掉。這些事情和他們眼下的困難完全無關,隨著歲月的洗禮,這些「多餘」的資訊,只會被講求效率的大腦毫不留情地洗掉。

我的解決方法,就是讓他們需要時,或許是一兩年後,或許是當他們第一次面對這些小人時,可以知道這些人原來有如此卑劣的歷史。怎樣做?那時街招通通不見,討論區上也再無帖子談論這些小人,唯一的方法就是搜尋引擎。本站的文章,通通都在搜尋引擎上可以搜尋到,只要輸入惡人的名字,本站文章總會名前列矛,按進一看,做過什麼一目瞭然,不多說廢話。就算如Patrick Cheung Economics張文揚那篇文一樣,被Wordpress.com從中移除,我也會盡力用各種方法,包括改內容、換網址,讓它重新出現在結果裡。

這個要素也直接影響我寫文章的風格。我敢打賭,如果我在Facebook或高登/連登上,寫一篇標題為「出軌、盜竊-江炳龍」的文章,沒有十個人會點進去看。為什麼?這個標題毫不起眼,沉悶非常,不能吸引一些想看八卦事的網民去讀。這些標題是寫給搜尋引擎和需要關於這些資料的人看的。搜尋引擎一看,哦,是關於江炳龍的,馬上加入搜尋索引裡,以後人們搜尋「江炳龍」,就立即看到這篇文章。需要資料的人一看,哦,江炳龍出軌、江炳龍偷過東西,馬上對他有「小偷」、「不忠心」的印象。而這些文章,往往就能留著幾年,追溯期長,不怕失效。

更重要的是,惡人在網絡聲討後,往往轉電話、改用其他網上帳號,討論區、Facebook上的資料往往會變得無用,但我可以幫忙修訂資料,即使他換了電話,改名易姓,只要有人告訴我,我就可以改文,讓其他人繼續透過本站知道這個人的罪行,也方便他們辨認特定人物,畢竟同名同姓的人多得很呢。

論保障,其實在網絡上,沒有人知道電腦對面的會不會是一隻狗,但偏偏創站時主力的網絡公審平台是高登和Facebook,Facebook不多說,高登基本上採用半實名制,你要不是留下ISP電郵,就是留下電話號碼,這兩種資訊基本上也足夠辨認出某個人來了。而且在網絡上往往出現一種情況 — 大家聲討力量開始下降時,惡人會組織團體反擊,反過來在網絡上大量利用假證據、假證人欺凌受害者,他們又會要求相關討論區、網站刪除文章,意圖毁滅證據。本站的第二個作用,正是提供一個安全網,不受這些無謂小人騷擾,繼續為受害人發聲,廣傳這些惡行。

我曾經以為做到讓搜索引擎找到他們,讓他們的資料長久地留在網上就夠了,但2016年年底發生的一宗事,令我的心態有所轉變。在談此事之前,容我先說另一件往事。

五年前,我也試過主導網絡行動,當時我為一名就讀基督教學校,被欺凌的學生發聲,要求公眾留意。我在高登發帖聲討,又試過提供資料給任職的傳媒機構,但毫無回音。十餘日後,有大群網絡「打手」來到,不斷張貼受害人資料,反過來欺凌他,我無力阻止。其實那名學生很無辜,他沒做過過半件事,卻因為我的無能,而令他受到更大的傷害。我自覺罪孽深重,導致我有好幾年沒有再參與網絡行動,亦使我對傳統傳媒失去信心,毅然從當時就讀的傳媒相關學科退學,重考次年的「末代高考」,轉讀其他學系。

五年後,類似的事件又在高登發生。想起五年前的遺憾,我不可能任由這群小人放肆,但可以做什麼?

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,我一直忽略培養本站的知名度。我以為自己在網上放上資訊就夠了,沒有想過要找其他有志之在逆境上幫忙,結果在受害人再次被針對時,我束手無策。

另外我在這段時間也重新分析網絡的數據,發現了一件事:即使如葉希臨、博恩浸信會這種受到萬人關注的事件,再過一個月就沒有人留意。或許沒多少人會上網搜尋葉希臨或博恩浸信會,但對一些比較大型的組織,例如慕光英文書院,由於其他資訊太多,我的文章在搜索結果上找也找不到,要配合本站名稱才找得到,但正因為本站知名度不足,所以專文根本沒人讀,令慕光英文書院迫害學生這種嚴重事件,在談論這間學校時也不為人所知。

在重新找回真正的目標之後,我決定改變本站發展的方向。從前我認為Facebook專頁與貼街招等常見方法沒分別,都是短期措施,沒有人會在Facebook專頁上往回找兩年前發生的事。但在2016年末期間,為了培養本站知名度,我還是開設了一個本站的Facebook專頁。雖然現在只有幾十人讚好,但總算是一個開始。除此之外,我也重新積極參與網絡狙擊的行動,希望能藉個人知名度,令更多人了解本站。

但未知是否和我的做法太進取,或是太多人認為我想「上位」的緣故,我近來似乎被排斥在各種狙擊行動之外。本來一些網友願意在狙擊行動的整合文上加入本站連結,又願意分享資訊,但情況一天天變差,資料變少還在意料之中,但友情連結通通消失,我的意見也被拒於千里之外。對於這種情況,我只想說一句:

View post on imgur.com

我經營網站其實與「利益」二字完全無緣。網絡上的廣告不是我放的,是本站使用的服務Wordpress.com系統放上的,目的是讓他們收廣告費彌補免費網站服務成本,我寫這麼多文章,一分錢也收不到,未來甚至可能要丟自己血汗錢拿資料、升級網站。說名氣我也分不到,基於安全理由,我不會露面,因此我不可能透過經營這個網站「收兵」或結識異性,也不可能藉個人名氣接拍廣告、代言產品,你以為我很想現真身,然後再被恐嚇一次嗎?

如果我們成名了,大家知道有「加藤乙女的休息室」這麼一個地方,那麼很多人就會在找學校、找朋友之前,來到這裡查清他們的真面目,讓他們不要再跌入同樣的圈套,受著同樣的傷害,這難道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嗎?

所以我很希望大家,特別是螢幕前讀到這裡的各位,與我們攜手合作,我們一起把這個地方推廣出去,讓更多人知道,原來有這樣的一個網站,可以協助他們慧眼識人,令生活變得更好;政府、法院做不到的事,我們可以做到。我們可以令那些小人一輩子都要為他們的惡行承擔後果,我們可以令身邊各位過上更快樂的生活,我們可以令香港變成一個更正義的城市,我們可以令這個世界更加美好。

從今天開始,加入我們吧!

你要做的事情很簡單:把這個網站告訴你的朋友,網絡上也好、現實上也好。認識廖峻皓、李卓東、張文揚……這些卑鄙小人的,寄個電郵告訴我們,他們在哪裡工作、他們的新電話號碼、他們又做了什麼……即使事情已過幾年也可以報料,你的幾行字可以幫助無數後人。

寫到這裡文章已經很長了,如果你有幸讀到這裡,我在此深深感謝你。在這篇長文的末部,我就略交代自己在「本站一週年紀念」一文裡提到的一些目標進展吧。

「每月回顧」一類的文章其實我真有打算寫,但目前本站記錄的惡行數量還是不夠,一個月頂多一宗,寫了每月回顧也只是重覆那件事,沒有太大意義。至於「當年今日」的文章我就打算合併到每月回顧裡面,畢竟以後我沒有太多時間每天寫一篇文章。

恕我無能,Telegram Bot我真的是無能為力。以往我從未寫過電腦程式,電腦知識也乏善可陳,光在網上隱藏自己身份我就搞了差不多一整個月。我構思中的bot功能其實就一個:輸入名字/機構名,然後就可以搜尋到相應資料。但是我對著Telegram官方給的資料,讀了幾天也搞不清楚要怎麼開始寫,最終只好放棄。雖然如此,但我還是開設了一條Telegram Channel,讓大家盡快收到各種惡人及行動的最新消息,網址:https://t.me/katouotomerestroom。

把文章翻譯成外文一事,我還在考慮中。Facebook專頁有手動建立外文版本帖文的功能,但本站Facebook專頁粉絲不多,暫時未有需要。本站就……請容我研究一下怎樣建立一個同樣網址、不同語言的文章後才開始翻譯吧。

最後是預想的中的「朱諾計劃」,其實並不複雜,我隨時都可以推出。難就難在後續處理,這個計劃或許能立即提升本站名氣,但計劃涉及的議題過於敏感,社會價值觀也有不同,極有可能令本站陷於輿論非議之中,也可能面對大量的冤案、證據不足的事件,我還在構想這些情況的處理手法。但這個計劃可算是我的宿願,有適當時機後,我就會推出。

最後最後,再次感謝各位一直支持本站,記得把本站加入書籤和追蹤本站Facebook專頁,我會繼續為大家提供各種警惕訊息。

乙女心談 — 狙擊哲學” 有 3 則迴響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