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關近期針對梁頌禮(玉海尋)行動之聲明

我以為寫一篇meta-專文已經夠瘋了,竟沒料到還要寫一篇meta-meta-專文,看來吸DSE考生名氣或者錢的人果然有夠難應付。

******

最近事件太多了,真不知該從何談起,就先由最近的事件開始吧。

最近本站開始廣為人討論,但似乎往不太好的方向發展。很多人詢問為何本站過了一年半,仍然堅持狙擊梁頌禮,又有人試圖為梁頌禮辯護,指他的行為算不上惡行,直罵本站多事。

但是,事實真的如此嗎?

2016年5月,受害人指梁頌禮在與她發生性關係後,不願承認兩人關係,又以大量謊言掩飾與前度情人的關係,並附上對話圖作證。詳細資料可以參閱當時高登討論區的討論。(然而據本站近日接獲資料,梁頌禮試圖要求高登討論區刪去相關貼文,因此本站未能保證連結有效性。)

光以上述資料,足以判定梁頌禮為感情騙子,可以列入本站惡人之列。因此,本站在2016年5月刊登此人資料。及後有人質疑女事主,但主要內容均圍繞她的背景及事件的旁枝末節,無損梁頌禮為感情騙子之事實。如果有人認為本站所述資料有誤,可以通知我們,我們樂意更改內容甚或刪除相關文章,此等事情已有先例。但本站在這2016年5月至2017年8月間,有沒有收過任何關於梁頌禮專文的新資料呢?

完全沒有。

所以本站一直刊登他的資訊,既然沒有證據證明資料是錯的,為何要撤掉?直到2017年8月23日,本站終於補完梁頌禮的全名。此時梁頌禮隨即出來叫囂,指因為本站文章,長期受到心理傷害,指責本站害他走投無路等云云。

黑人問號

本站自2016年5月至2017年8月,從來沒有就梁頌禮作出特別之針對行動,歷來亦只有小幅度更動文章排板、結尾呼籲,連其他資料亦未更新。當時在網上搜尋「玉海尋」等網名,亦可尋得此文,但梁頌禮從未指本站傷害他。直至2017年8月加上一個「頌」字,補完全名,他就突然受到長期及巨大的心理傷害?

中文果然博大精深,一個「頌」字激起萬重浪,可以使文章效力加倍,佩服、佩服。

這一字的槓桿效應比投資牛熊證更大,在此感謝梁頌禮對本站的提議,日後再有專文時,本站或會考慮加上一個「頌」字,以收強效。他聲稱「受到長期心理傷害」,到底是真的受到傷害,或是純粹擔心自己現實利益受損呢?

本站承認,礙於當年時間所限,未必採用了合適言詞描述事件。踏入2017年9月,本站「踢爆倫敦金騙徒」計劃放緩步伐,加上多次收到梁頌禮相關資料,故亦有修改專文,使其貼近當時事實(本文發出時又有更動)。

本站就未能準確報道梁頌禮行徑的細節,對廣大讀者致歉。

然而歷經修改,梁頌禮亦堅稱本站故意誣陷他。梁頌禮今天稍早時自行透露曾寄信予本站,故本站亦再無義務保密其身份。在此,我們必須指出:

梁頌禮的來信,由始至終未提出任何本站記載之感情騙子惡行為失實的證據。

的確,梁頌禮可能沒有利用成績計算器結識異性(或者可能我們未尋獲證據而已),但這頂多屬「附加資料」,我們已經更正,但既然餘下惡行屬實,為何我們要停止刊登?

在這裡,其他人士又會再提出意見,指梁頌禮與女事主已和好,為何本站仍然堅持開展後續行動?又有人指為何不接納他的求情?在此,我們要說:

1. 對梁頌禮而言,我們不應接受他的任何求情。
2. 從客觀角度上而言,梁頌禮及後的行動不會影響本站對惡行的判斷。
3. 根據近期本站接獲消息,女事主根本未有打算出面澄清。

首先解釋第一點,梁頌禮轉移視線,搏取同情心的能力極強。在當年及今日,他不斷強調自己的家庭問題,過往經歷等。然而這些資料不能使他的行徑由壞變好,更不是犯下惡行的理由。

你窮,不代表你可以偷呃拐騙。
你孤獨,不代表你可以姦淫擄掠。
你受過情傷,不代表你可以肆意傷害他人。

但梁頌禮卻不斷提及他的「悲慘」經歷,未敢提及自己犯過什麼錯,試圖掩蓋事實。

連一個自己過錯都不敢直接承認的人,走來搏取同情?

第二,梁頌禮多次聲稱自己已經與女事主和好,但這並非全事的重點。未知大家有否聽過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」?在梁頌禮與女事主的關係上,正正就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典例。梁頌禮在事情曝光之前,一直不善待女事主。及後事件曝光,以梁頌禮的語言能力及轉移視線能力,足夠使女事主「回心轉意」。但光憑梁頌禮敢做出之前的事情,已可證明他是一名可怕的惡人。至於之後的事情就無甚關係了,一個敢說「社會上好多人非男女朋友關係但都有親密行為,所以我覺得好正常。」,你會覺得他對感情認真嗎?

第三點就只有字面上的意思,信不信由你,本站在此不多加解釋。

以上各點均有多人質詢,但在今日的討論中,最多人希望知道的是,為什麼本站偏要對梁頌禮執行後續行動?原因是:

這次後續行動,並非源於梁頌禮的惡行,而是因為梁頌禮打算傷害本站。以通俗英語來說,就是He screwed us, so we have to screw him back.

老實說我們對網站上的惡人幾乎是「一視同仁」,不會特別憎恨誰,或者為特定人士制定特別準則等,因為這些人與我們無任何人際交往,犯下惡行又多與我們無關,我們為何要特別憎恨某某某呢?我們只要把宣傳工作做好就行,然而梁頌禮採取了一個阻止本站工作的方式 — 向Google申請將本站剔出搜尋結果之列。

如果梁頌禮只是在網上聲討本站,指出本站的種種錯處,那我們頂多就是修改文章,多發一篇文章作出聲明及致歉而已。但是大家有留意本站消息的話,就會知道搜尋引擎是本站流量的一大來源,亦是讀者知道惡人消息的主要途徑。然而梁頌禮阻截本站出現在搜尋引擎上,試圖大幅削弱本站影響力。

假使我們不對此作出強硬回應,類似事件將會接踵而來。長此下去,本站終有一天會喪失其功效。

試圖影響本站的惡人,本站一定會以升級行動作應對,以保護本站及讀者利益。相似事件已非第一次發生,張文揚就曾經投訴本站,以致他的專文被移除。本站隨即出錢將網站轉移到自行架設之伺服器及域名,並再次宣傳張文揚的惡行。論人物惡行輕重,張文揚遠不及梁頌禮,但本站仍然出錢出力應對張文揚,原因並非張文揚有多壞,而是若我們放任此行為,本站將無法再正常運行。屆時,除了張文揚、梁頌禮這些小人物之外,各倫敦金騙徒、非禮狂徒、校園欺凌者的資料,亦將消失於網上。

本站、本站的讀者、和外面受苦受難的人們,無法承擔這個風險。

今日的事件,正好反映了這個可能性。有人就曾提議梁頌禮向Wordpress.com投訴,試試能否刪除資料。當然,因為本站已搬遷至自家空間,這種投訴不會有效。但如果本站不應對張文揚的行動,繼續貪圖免費空間留在Wordpress.com上,不做任何回應,則梁頌禮的專文極有可能成為第二篇被強制移除的專文。到時倫敦金騙徒等人會不會仿效呢?很有可能。

當然,經過今次事件,我們的確發現本站尚有很大的改善空間。因此,本站已開放自由留言,不用經過審核。本站將適時回應各位質詢,並執行改善措施。當然如果你的留言被Akismet(防止垃圾留言插件)擋掉,那就真的與我們無關了。

在接近文章尾聲,我們再次感謝在早前針對倫敦金騙徒行動,以及今次事件中,一直鼎力支持我們的讀者。在踢爆倫敦金計劃後,有讀者成功避免被騙;在今次事情之中,亦有讀者感謝我們不厭麻煩,繼續向大家提醒梁頌禮的為人。你們的認同是我們繼續前進的一大動力,即使因為一些無恥之徒不停干擾我們,令我們要花費更多心力處理各種事情,

最後最後,我們宣佈這會是針對梁頌禮的最後一篇專文。我們真的累了,而且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(例如繼續踢爆倫敦金騙徒),日後若有更新,會在Telegram頻道上公佈,但不會再發新專文了。畢竟,我們是加藤乙女的休息室,不是梁頌禮的休息室。

(真的最後了,我們打算改名以令網名更貼切本站目的,如果有任何新構思的話,歡迎回應提出=]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